中国 NO.1! 2019 德国 Plagiarius「金鼻


一般情况下,得奖都是值得庆祝的喜事,不过当你获得的是「剽窃奖」,那就另当别论了。在产品设计领域中,我们都知道德国有 iF 和红点两大设计奖,与这两项含金量高的奖项背道而驰,类似电影界金酸莓奖存在的,就是德国的「金鼻子剽窃奖(Plagiarius Awarding)」,而今年刚公布的十项奖项得主,全由中国製造商揽获。

而这项含醋量爆表的奖项又是怎幺产生的呢?这就要追朔至 1977 年,德国工业设计师 Rido Busse 发现自己的设计被香港公司抄袭,并以低廉且劣质的原料仿製贩售,而当时德国的法律却不够完善,不足以保护创作者的权益,那他还能做什幺?山不转路转,既然走法律不通,那就走媒体,以嘲讽的方式宣示大众你就是剽窃的山寨货!于是 Rido Busse 创立了金鼻子剽窃奖,希望能引起大众对智慧财产权的重视,并期盼那些不肖厂商别昧着良心剽窃别人的心血图谋暴利。
中国 NO.1! 2019 德国 Plagiarius「金鼻
金鼻子剽窃奖的奖盃是一个长着金色鼻子的黑色小矮人,由创办人 Rido Busse 设计,造型发想于德国谚语中的「to earn oneself a golden nose」,意思是赚很多,象徵并讽刺山寨厂商以抄袭的手段获取不当暴利;而此奖盃从设立以来,还未有得奖者出席领取过(笑)。

其实剽窃、仿製是全球性的问题,现由德国反剽窃行动协会(Aktion Plagiarius)主理的金鼻子剽窃奖,在往年公布的名单中,获奖者是遍布全球的。不过一看稍早出炉的 2019 年获奖名单,登愣,清一色由中国企业包办所有奖项,如此「大获全胜」实在是有点儿尴尬啊,接着就让我们来欣赏一下由商标专利、智慧财产权等相关领域的专业人士评选出的得奖作品吧~(以下图示中左为正版,右为山寨版)
金牌状元:中国宁波 ACME 工业自动化公司
中国 NO.1! 2019 德国 Plagiarius「金鼻
ACME 仿製了德国 Bürkert Werke 公司名为「Typ 2000」的角座阀(多应用在纺织业)。反剽窃行动协会指出山寨版具有所有 Bürkert 的典型设计元素,例如黄铜阀体周围的数字框架,更扯的是连国际注册商标都抄,一般人根本分辨不出差别,难怪在 37 项参赛产品中能雀屏中选获得第一名。
银牌榜眼:中国汕头市恆亨玩具厂
中国 NO.1! 2019 德国 Plagiarius「金鼻
抄袭于德国 Bruder 玩具公司设计的山寨版 Liebherr 玩具挖土机根本就只是把尺寸缩小而已,除了一些细节有所变动,整体上可说是全盘照抄,但抄了外表却没抄内在,山寨版的零件很容易脱落,要卖给小孩子玩真的是很母汤。
铜牌探花:中国浙江海盐凯兰电器公司
中国 NO.1! 2019 德国 Plagiarius「金鼻
集过全联的点数吗?那你应该满熟悉德国双人牌的吧,第三名的苦主就是双人牌旗下的法国 Staub 铸铁锅。山寨版铸铁锅在设计细节上,几乎是以 1:1 仿製了 Staub 铸铁锅,不过製作原料并不是高品质的铸铁,而是廉价的铝材,成本仅有正版的 1/10。
优等进士六名:
中国 NO.1! 2019 德国 Plagiarius「金鼻
其余的获奖者分别山寨了感测器、莲蓬头、电动水泵、脚踏车蓝、车把转接架和硅胶模具等六件产品,其中莲蓬头还同时有两间洁具厂抄袭设计,详细的名单和说明可以前往反剽窃行动协会的官网查看。
特选「鬣狗奖」:多家中国厂商
中国 NO.1! 2019 德国 Plagiarius「金鼻
是的,特别奖有别于一家独得,如同奖项名字般,是由多只鬣狗所分食(很会取名呢)。协会在 12 个欧洲国家中,找到 19 款抄袭德国 Steinel 移动感应器「IS 1」的同类产品,彼此之间的不同就只是比例上的差异而已。

虽然今年中国的表现亮眼,有些人也许会见猎心喜的嘲笑其是山寨大国不意外,不过就如同上文中所提到的,抄袭仿冒的问题并不局限于某些特定国家,这是个全球性的问题,我们台湾其实也有不少设计抄袭的案例(虚笑),而且有时抄袭的祸源反而是欧洲本国的经销商。

从没有过得奖者出席的金鼻子剽窃奖所颁发的产品并不一定具有非法性,很多设计上的争议其实仍游走于法律的灰色地带,有些人也许会将此奖项当作茶余饭后的笑谈,但其中牵涉到设计者们的权益与和使用者们有关的产品安全,绝对不能一笑置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