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父母老后难相处》:我妈是旅游仲介,专门安排罪恶感之旅

用乞怜摆布子女

上例的儿子算是很轻鬆地解决了母亲的控制欲,然而情况并非总是如此简单,尤其碰到爱装可怜的父母。请见下面这个例子。

假期一结束,无计可施的马克就来找我们。他气得身体都出了毛病。母亲搬来跟他与玛丽同住已经两年。最小的孩子出去念大学,夫妻俩正开始享受空巢之乐,母亲就来了,然后用她的害怕孤单牵制两人的行动。不用说,除了儿子和媳妇,她不让任何人陪伴。

我们都知道,假期很折磨人。引颈期盼亲人的邀请,一旦期待落空,强自振作并不容易,倘若父母又格外敏感,那就更是难上加难了。马克母亲的难受,展现为被动和退缩,这让马克夫妻感觉受到摆布,气愤难平。只是她根本不晓得自己竟掀起这场家庭风暴。在母亲和自己的家庭之间,马克觉得自己被拉扯到了极点。

成年子女应重拾对自己人生的掌控权

马克夫妻意识到,请母亲来同住,对大家都没好处。眼前有两个选择:与母亲清楚地约法三章,卸下彼此重担;再不,共同面对现实,承认无法同住在一个屋檐下,帮母亲在附近找养老院。无论选哪一条路,伤害都在所难免。马克想尝试第一条路,我们建议他这样沟通。

「妈,感恩节前后家里紧张的气氛,让我仔细思考了一番。我知道你不希望我们留你一人在家,但你既不想跟我们出去,又不要别人来家里陪你。玛丽和我难免有些晚上会有活动,必须留你在家,所以我想跟你约法三章,以后遇到这种情况,就让邻居或保母来陪你,可以吗?」

当然,故态复萌在所难免。这时,儿子要端出之前的约定作为提醒。而故态复萌的也可能是儿子,所以他自己要加强心理建设,或寻求谘商师的协助。

对这个儿子或任何子女来说,如果能够理解下面这点,就会觉得释然不少:父母透过愧疚感、被动攻击、收买所发动的控制,乃是源自于恐惧——恐惧自己受到排斥或自觉毫无价值。他们并非刻意如此,而是下意识的生存之道,他们确实就像是被折磨的无助小孩。上述这位儿子,若能接受母亲的做法纯粹只是心理状态的呈现,反应就不会如此强烈。

他不需因为自己出门享用佳节大餐、却把母亲留在家里而自责不已,他可以告诉自己:「妈妈是身不由己,我没办法改变她,但我可以改变自己,不让自己再受她控制、觉得被她操纵。我不必责怪自己让她失望。我就依原订计画出门,随时再打电话回家就好。」

简单地说,成年子女毋需让自己被牵着鼻子走,大可将情势放在自己的掌控之中,过好自己的人生。

Tip:受到控制或在自己的掌控之中,你可以有所选择;跟父母保证你会在他们身旁,前提是在你能够接受的情况下。让自己脱离受害者的角色

从我们的经验看来,控制行为恐怕是所有难缠行径中,最让成年子女头大的一种。控制者(尤其是外表柔弱的)极为擅长隐藏自己真正的动机。实际上,如前面所说,他们根本不知道自己对旁人造成了何种影响。那些拐弯抹角往往令旁人愤怒不已,以致涌起如这位女儿所形容的感受:「我妈是旅游仲介,专门安排罪恶感之旅。」

下面是一些客户描述这类型父母带给他们的感觉。

罪恶感被牢牢绑住「别管我,没关係的」这种矛盾讯息,或是「我这幺做都是为了你好」这种关爱的话,在在令人困惑不已动弹不得沮丧不愿分享私人想法想作对无力感

当你深受这些情绪困扰,可能就该寻求专家协助。你可以参加以照护者为主的支持团体,或与社工师、心理医师、精神科医师进行一对一谘询。谘商师将引导你探讨成长过程中,你在家里的角色,以及你与父母手足的关係;带你看清哪些是你的地雷区,而你父母是如何踩下去的。最重要的是,谘商师能帮助你了解父母本身的问题,让你可以客观地看待自己与父母的互动。

在我们的经验里,人们深入了解自己与家人之后会发现,自己跟朋友、同事、上司也有类似的行为模式。换言之,你从谘商获得的内省,可以带到亲子领域以外,而从中学会的技巧也能应用到工作场域。

父母住的远或近,并没有什幺差别。有控制欲的父母,住得再远照样能控制子女,带给远方子女的压力丝毫不逊于住在附近的子女。不过我们发现,当父母住得很远,僱请当地的照护管理师,对亲子双方都颇有裨益。这位照护者能分担不少父母派你做的事,对父母来说,就近有人照顾,也让他们安心不少。

这一点太重要了,我们不得不再三强调:父母的掌控和操纵再怎幺让你痛苦,其实他们都比你更难受。这类行为是出于严重的不安全感与自尊不足,他们终生都在此阴影中挣扎。

他们期盼获得关注,却又不认为自己有资格,于是下意识便以控制手法强迫取分,并且自怜自艾。作为子女的你,以及存在其轨道中的其他人,是他们的ㄋ救星,使得他们紧紧攀附,不能鬆手。

不用继续当受害者。你可以掌握自己的反应,改变与父母之间的互动。现在开始,绝对来得及。

若父母有自省能力,不妨试着跟他们讲理

除了改变自己的反应模式,还能做更多吗?能不能期待父母缩手?答案是有可能,只不过侷限于特殊状况。

举例来说,如果你的父母很爱指挥人,但与前面提过的控制狂有别,也就是他们有时肯稍作退让,听听道理。假如过去曾有此例,那你就先跟他们讲理。这幺做,反正你没有损失,不是吗?如果行不通,没关係,下回再试。

Tip:你可以试着跟控制型父母讲道理,如果这幺做曾经有效。

面对什幺都要干涉的父母,成年子女要能不卑不亢,着实不易。请看一位女儿在父亲插手她管教小孩时,如何回应。

当时的对话便就此打住。但这位父亲回去思量了几天后,主动打电话给女儿。

瞧这个女儿,她能同时对父亲既坦率又尊重。她没有针对父亲所言做回应,例如:「爸,你在干涉我的事。拜託别管我。」她把焦点放在自己的反应:「你比她还让我生气。」这是一招很有效的沟通技巧:「我」怎样,而非「你」怎样。如此,她让爸爸了解,她对他的企图控制有何感受。

这个技巧用在对的人身上,确实非常有效。但首先,你必须确定你的控制型父母有自省能力,可接受批评,否则千万别用。

Tip:当父母是老年后才出现控制行为,讲理可能有用。这种支配行为有机会可以翻转。

有机会让讲理派上用场的另一个情况是,父母是在老年后,因某种变故才出现控制行为。这就像我们之前讲过的。而且,不仅讲理也许可行,甚至有机会翻转这种控制行为。下面就是一例,其中,步入老年的先生面对失智恶化的老伴,企图加以控制。

老先生的儿子跟我们描述父母的情形。当他母亲的失智症状严重到不能自己单独在家时,他父亲,一位七十多岁、备受敬重的联邦法官,决定办理退休,回家亲自照顾老伴。医生充分解释了这种病的本质,以及记忆流失会衍生的各种行为问题。但当妻子不断重複同样的问句,把书报、甚至他的助听器藏起来,并且无法自己着装脱衣时,老先生一直尝试跟她讲理。老伴没有回应,他不肯放弃;她没照做,他便对她大吼。面对老爸逐日失去耐性,终于让儿子忧虑到不行。

我们告诉这个儿子,首先我们得亲自走访,以便了解他父母间的确实互动。他同意此做法,于是当晚便去找他父亲。「爸,」他说,「我看得出妈的情况不断恶化,你承受了很大的压力。我已经联繫了一位老年方面的谘商师,请她来看看妈,以便给我们一些建议。她明天下午两点会到。」依照我们的建议,他讲这些话的口气十分平常,以免父亲有所疑虑,不愿外人插手家中隐私。

了解状况后,谘商师建议这位父亲,日照中心对他的老伴很有帮助,并提供附近几家优质机构给他参考。虽然妻子有他细心照顾,但一週若能去日照中心几天,可让她获得许多刺激。谘商师也建议,这些中心都有互助团体,老先生不妨试试,或可从其他类似处境的伙伴身上得到实用建议。谘商师刻意不提一点:卸下百分之百的照护责任,老先生也能轻鬆许多。因为这样一讲,或许反会让他自责没做好照顾妻子的工作,因而更坚持现况,加强控制。

为何过去从未有此性格的人,会在此时变得充满控制欲?可能的原因有几种,其一:他对人生如此失控、自己却无力扭转,可能深感沮丧。儘管他不愿意承认,内心深处却可能厌恨退休时光居然变成这样。我们也不能忘记,这是一位终生写满成功经历的律师及法官,他事事得心应手,怎幺可能照顾不好老伴?也许无法让妻子好转是他无法面对的事实,他只好强迫她听从自己。

儘管这位法官紧握操纵的缰绳,但若是用对方法,便可以说服他接受比目前更好的尝试。如果你也面临类似情形,可以鬆口气了:只要妥善进行,绝对能说服父母鬆开缰绳的。

相关书摘 ▶《如果父母老后难相处》:为何老人家格外抗拒改变?

书籍介绍

本文摘录自《如果父母老后难相处:如何陪伴他们走过晚年,而不再彼此伤害?》,橡实文化出版
*透过以上连结购书,《关键评论网》由此所得将全数捐赠儿福联盟。

作者:葛瑞丝・雷堡(Grace Lebow)、芭芭拉・肯恩(Barbara Kane)
译者:刘慧玉

听听这些父母说的话,你是否觉得熟悉?

「你有空做这做那,为什幺就是没空关心我?」「忙到没时间接电话,我要你这种女儿干嘛?」「我为你付出一切,最后换得了什幺?」

听听这些子女的心声,你是否心有同感?

「每次只要电话一响,我超怕又是我妈,指责我又做错了什幺事。」「每次想出国度假时,我妈就会『刚好』生病。」「我妈成天跑医院、换医生,不料却是愈看愈糟。」

你的父母可能一直以来都难相处,到了老年变本加厉;也可能因为疾病或丧偶,到了老年才变得难相处、难沟通。不论如何,成年子女都必须理解到:父母老后只会格外抗拒改变,因为那会摧毁他们终生的自我防卫机制。

根据美国高龄照护组织「暮光服务网」的统计,前来寻求专业照护谘商的成年子女当中,为难相处父母感到焦虑的比例超过百分之五十。子女的压力来源,不只是照顾父母所需的体力负荷,还有面对父母一再非理性行为的心力交瘁。许多子女,即便很早就离家独立生活,与父母保持距离,但是当父母年老体衰,他们不得不重新回头面对这段关係。

本书填补了老年照护研究的一块空缺。谈照护的优秀着作已有很多,但深入探讨父母麻烦行为的书籍却付之阙如。探讨人格障碍的书籍也汗牛充栋,但多半从治疗患者出发,至于旁人该如何协助则几乎少有着墨,更遑论直接以老年人口为主题,因为有人格障碍的老年人很少会主动寻求治疗。

作为一个负责任的成年子女,必须了解问题并不在单一方面。你若只聚焦在父母的问题行为上,而忽略了彼此的互动关係,便很难走出困境。本书的功用之一,是让你看到这令人痛苦的亲子关係,可以透过应对心态及沟通模式的调整而获得改善。也希望藉由此书,让为人子女者,能更加理解父母难相处背后的挣扎与痛苦。

《如果父母老后难相处》:我妈是旅游仲介,专门安排罪恶感之旅 Photo Credit: 橡实文化